高德股东

2020,家具行业发展的新认知、新模式、新商机

2020年转眼就过去5天了。

每年的年初,我们都对未来一年的家具行业作一预测。今年的预测来得晚了一些,但是还是不会缺席。

全新经济图景

2019年2月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8年中国人均GDP达9732美元,比2017年的8836美元增长了10.1%,已接近1万美元的门槛。

统计显示,2019年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697798亿元,按可比价格计算,同比增长6.2%。预计2019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将接近100万亿元人民币、人均将迈上1万美元的台阶。

人均GDP 1万美元,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门槛。很多发展中国家都是在跨过这一门槛后,快速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。

中国经济与很多规模较小的经济体不同的是,中国在人均收入达到1万美元之后,还有很广阔的发展空间。比如5G的建设,高速铁路的持续建设,一二线城市住房需求依旧旺盛,人均汽车拥有量与发达国家有较大差距,城镇化水平有待提高,人工智能,等等。

由于中国在世界上拥有着超强的贸易能力,中国的商品在全世界有着巨大的交易量,以及进一步发展的潜力。尽管遭到一些国家的打压,但是广大的非洲市场、东南亚国家市场、一带一路国家市场,都有待开发。

中国仍然有着巨大的国内与国际发展空间。这些新市场的开拓,将有助于中国经济达到人均GDP 3万美元这个发达国家的最低水平线,从而摆脱中等收入陷阱。

世界上很多达到人均1万美元产值的国家之所以徘徊不前,与它们的原有发展模式走到尽头,新的发展模式未能建立有关。而中国国内市场的自我竞争极其剧烈,形势比人强,逼迫企业进行全新自我改造,获得新的生存机会。由此而产生的发展模式的自我革新,大概就是中国市场上生存着的企业的最强竞争力,也是中国的最强竞争力所在。

关键词不再是“速度”

从宏观上看,经济发展空间依然广阔,但是从家具业的微观经济环境看,竞争之激烈程度有增无减。

2019年家具业最重要的现象是最具活力的家具板块减速运行。这与去年初我们预计的基本吻合。

由于劳动力人口多年来的持续下降,尤其是2018年首次迎来人口高峰期出生的女性劳动人口的退休高峰,我们预计家具业一定会减速,从而提出了2019年既有发展的机遇,亦有陷阱的观点。尽管实际的降速比我们预计的晚来了三个季度,但是无论如何,它还是真真切切地来了。

既然因为劳动人口下降导致的经济减速理论成立,那么,未来十几年中,高速增长将很难再依赖于市场的主力消费人口总量获得。

如果不能在发展质量上有所弥补,正常情况下,旧模式的经营一定会不断加速下滑。

品牌打造是关键

如何弥补劳动人口下降带来的消费数量的减少?

答案是通过品牌打造,提升品牌价值,获得营收增量。

2019年优质家具其实是处在涨价的通道上。尽管涨价,消费者还是欣然接收。社会的大环境是人工成本、材料成本、生产环境成本都在上涨,家具的涨价当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,消费者接收家具涨价,导致家具业出现产量微幅增长而利润大幅增长的现象。

据中国轻工业信息中心的数据,2019年1-11月,全国家具制造业产量80507.9万件,同比增长0.2%。11月当月,全国家具制造业产量7946.0万件,同比下降3.6%。

而效益方面,2019年1-11月,全国家具制造业营业收入6330.7亿元,同比增长4.3%;利润总额397.8亿元,同比增长18.2%。

这一组数据可以解读为:消费者是有能力为较高的家具价格进行支付的。未来,涨价的宏观合理性可能慢慢减弱甚至消失,而唯一可以长期存在的涨价理由就是品牌的影响力、美誉度。

销售为王

中国家具业的一个相当有趣的现象是:除了一些志在品牌建设的工厂以外,众多家具工厂只需要负责生产,而销售环节基本上都可以委托给独立销售商。

有些工厂不但不给销售商帮忙,反而会施加各种压力,有些还出难题。

这种家具工厂只负责生产,销售环节的投资风险、销售培训、售后服务全部由销售商负责的好日子,有可能慢慢成为过往。

家具公司应该主要负责设计与销售,生产其实是可以外包的。

在中国家具业,实力最强的是家具工厂。但是近些年,只会生产的家具工厂不断遭到重创,那些将生产与销售、设计都拿得起、放得下的企业,才能好好活着。

未来,会不会出现一些专事生产的工厂呢?当然这些工厂的地位会相对弱势,要听命于负责销售与设计的家具品牌公司,利润也会相对微薄。

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,销售为王。会销售的企业才会获得产业链上的钻石,其它环节的利润相对微薄。此类情景还没有在中国家具业出现,而这样的情景迟早会出现。

已经有了一些主攻销售的企业结出了一定的成果,未来这一类企业的发展空间最为广阔。

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,2020年是关键之年。家具业的模式改变,是市场的倒逼,是消费者的呼唤,也是产业链重塑的必然。

谁最先觉醒,谁就能获利。
发表评论

高德股东相关的文章